第183章 :危局

三俗青年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啦啦文学网 www.lalawx.com,最快更新通天武神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韩墨,你做梦,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。www.pinwenba.com品★文★吧”单心怡柳眉倒竖,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心怡,我们青梅竹马,从小一块长大,我的情意你难道不知?”韩墨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货色,以玩弄女子为乐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单心怡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之前了,等我们再一起了,我的世界就只有你一人。”韩墨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虚伪。”单心怡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行了,韩墨,你可以走了。”单云天对这韩墨也没有好感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单伯父,你确定要一意孤行?如今形势对天荡山可是不利啊。”韩墨突然道,唇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单云天眼睛微微眯起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只是希望单伯父好好考虑一下,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。”韩墨微微一笑:“对了,忘了告诉伯父了,凤鸣庄和我们黑云峰已经达成了协议,至于其他的,呵呵,您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单云天脸色阴沉,喝道。

    “韩墨告辞。”

    韩墨也不恼,拱手一礼后直接转身离去,神态悠闲。

    “爹....”

    单心怡见单云天脸色难看,晃了晃他的手臂,神色关心。

    “爹没事,只是黑云峰和凤鸣庄欺人太甚啊。”单云天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他们要敢来我们就把他们全部剁碎了喂狗。”单心怡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女儿家家的,整天喊打喊杀,哪还有男人敢要你?”单云天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不嫁就是了。”单心怡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?”单云天摇头一笑,而后又是一声叹息:“天荡山已经不是当年的天荡山了,你也知道你爷爷的情况,这些天一直卧床难起,他的伤太重了,很难治好。但正因为这,黑云峰和凤鸣庄才敢如此嚣张,如果你爷爷还在巅峰,吓死他们也不敢来招惹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单心怡神色间也是忧愁:“爷爷可是天人境的高手,难道没有一点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他的伤太重了,生机流失,我们根本没有办法。”单云天一脸愁容,他父亲单风,也就当年天荡山的创始人,一直以来都是天荡山的第一高手,有他在,黑云峰和凤鸣庄根本不敢来招惹,可前段时间单风被重创,生机急速流失,凭着无数天材地宝才保住性命,但想恢复简直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而那黑云峰和凤鸣庄肯定是听说了这事,才敢如此嚣张,说是结盟,其实是想把天荡山给吞并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单心怡道。

    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单云天一声叹息,满脸愁容,朝着殿中走去。

    单心怡欲言又止,没有再跟上去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小院中,秦易正无所事事的闲逛,就看到单心怡心不在焉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心事?”秦易笑了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单心怡这才回过神,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把心事俩字写在脸上了,谁看不出来?”秦易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单心怡摸了摸自己的脸,呆呆道。

    秦易看着这个异常可爱的女孩儿,唇间尽是笑意,在这样一个世界里,人人为了利益变得无比势利,像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孩儿真是太少见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之前老气横秋的拦路,以及一口一个本女侠,愈发让这个女孩儿显得可爱动人,就像是一块未曾雕琢的璞玉,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单心怡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噢,没什么,说说你的心事吧,说不定我能为你分忧呢。”秦易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?”单心怡斜睨秦易,一脸的蔑视:“手无缚鸡之力,还分忧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见得,你说说看啊。”秦易微微一笑,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单心怡也是没有什么心机,直接把事情尽数说了出来,包括如今天荡山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你倒不把我当外人。”秦易忍不住笑道。

    “唔,反正你不会说出去的。”单心怡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大意了,俏脸微微一红:“喂,你不是说为我分忧的吗?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黑云峰和凤鸣庄势力如何?”秦易问道。

    “黑云峰实力还成,虽然不如我们天荡山,但麾下也有五六百匪寇,战力不俗,官府几次围剿也没奈何他们。凤鸣庄就差点,不过差不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高手呢?几个天人境?”秦易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几个?你当天人境强者是大白菜啊?”单心怡白了秦易一眼,一脸看白痴的目光:“黑云峰如今的峰主,也就是那韩墨的父亲有天人境第一重的境界,而那凤鸣庄的庄主虽然没有踏入天人境,但已经在那门槛上浸淫了二十年了,实力也不容小视。”

    “算是一个半天人境,你们天荡山除了你爷爷就没其他高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我父亲是先天境大圆满,其他就多是第八重、第九重了。哎,我爷爷可是天人境第二重的高手,如果在巅峰状态,他们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。现在倒好,直接来到山上耀武扬威,真是一群小人。”单心怡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那韩墨喜欢你吗,那你直接嫁给他不行了吗?”秦易取笑道,这个女子虽然年岁不大,但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,柳叶眉,鹅蛋脸,一袭红衣掩不住玲珑身姿,纤腰盈盈一握,****圆润,看起来极为诱人。

    “谁要嫁给那个王八蛋?我死了也不会。”单心怡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废柴,要你何用?”单心怡翻了个白眼道。

    秦易苦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本来想让你准备准备教山里的那些孩子识字的,现在也没心情了,真是烦死了。”单心怡抓狂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    秦易起身,拍了拍单心怡的头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别动我头。”

    单心怡用力摇了两下头,咕哝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天荡山上的人都知道山里来了个教书先生,细皮嫩肉的,也不害怕,整天在山里晃荡。

    而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虽说看不惯秦易这样的读书人,但也没有太过为难,只是时不时的嘲讽两句,或者吓吓他取乐,对此秦易只是微微一笑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天,而山中的气氛慢慢变得紧张起来,尤其是一些当家的,终日行色匆匆,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而在这段时间里,单心怡几乎每日中午都会去秦易的小院,听他讲些山下的趣事,这丫头最大的梦想就是去闯荡江湖,不过家里管得太严,她梦想也没能成真,所以对外面的世界极为好奇。

    秦易也很享受这清闲的时光,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大开杀戒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两个美貌婢女送来饭菜,放在了外面的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姐呢,今天怎么没来?”秦易看了看天色,见已经日过中天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听他们说,今天山上来了很多人。”那婢女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易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今天天荡山迎来了一些不速之客,不过十余人,但却尽是青州之中声名极盛的大寇,几乎每一个都是青州官府用重金悬赏的人物。

    单云天脸色难看,因为这十几人可不是为了聚会而来,场面看似平静,但却有杀机涌动。

    “单兄,不知事情考虑的如何了?”一个黑衣男子开口,虽然没有太多的威势,但身间似乎却有惊人气机涌动,让人惊惧。

    这人一开口,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敢在他的身前造次。

    “韩威,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?”单云天开口,道出了黑衣男子的身份,赫然是如今黑云峰的峰主,也就青州三位大寇之一,韩威。

    在青州之中,韩威可谓是声名赫赫,一向以狠辣著称,有止小儿夜哭的可怕威名,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个天人境强者,是青州仅次于单风的大寇。

    而如今单风重创,卧床不起,韩威俨然已是青州大寇中的最强者,自然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形势所迫啊,如今那青羽国势大,一旦他们回过气来,肯定会对我们出手,如果我们不赶紧联合起来,恐怕会被他们逐一绞杀啊。”一个清瘦男子突然开口,中年年纪,眉宇间带着一丝阴鹫,正是凤鸣庄的庄主魏安之。

    如今青州的三大贼寇势力齐聚一堂,如果让青州官府知晓,恐怕连想都不想就派大军前来,如果能一次性将这山上的众人围杀,那整个青州就清静了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吗?如果一旦我们联合,势力更加庞大,他们更不会容我们。想吞并就明说,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呢?”单云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单兄这么说了,那我们也就不废话了。如果你们答应,等势力整合之后,我们会让单兄出任高位,副帮主也是可能。不过若是单兄再这般执拗,那么可就别怪我们无情了,这天荡山,我们是吃定了。”韩威淡淡一笑,不再掩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