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

笨笨燕子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啦啦文学网 www.lalawx.com,最快更新宋家四千金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事实证明,宋春娘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宋夫人又开始带着宋冬娘参加宴席,明面上的理由是自己一个人去没意思,又想让宋冬娘多出去见识见识,为以后做将军夫人做准备。

    第一个理由,宋冬娘还能严词拒绝了,第二个理由却无法抗拒,加上宋夫人还一个劲说着成功的男人背后必须要有女人支持,说得好似宋冬娘不去,就不能做个好妻子了。

    为了做好常羡的贤内助,宋冬娘再怎么不喜欢跟各位夫人们交际,也硬着头皮去参加了。

    这天参加的是府衙胡夫人的宴席。

    宋冬娘跟在宋夫人后边,跟各位夫人打招呼,那可不是一般累啊。

    虽然这段时间强行记忆了各家的情况,可真要应付起来,还是很辛苦。

    宋冬娘暗叹,做个当家主母真不容易,还好自己是要跟着去边疆,要真在京城待着,她得郁闷死。

    她正胡思乱想呢,迎面就来了几个认识的,乃是秦牧和袁湘儿。

    老远的,秦牧就热情打招呼:“宋四小姐,好久没见,听说你有喜事了,还没机会恭喜你呢!”

    宋冬娘对这两人都没什么好感,随意应了一声就要走,哪知秦牧却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,“宋四小姐,我有好些话要跟你说呢,咱们聊聊好不?”

    宋冬娘最讨厌这种虚与委蛇的人了,撇开她的手冷冷说道:“你干嘛啊?拉拉扯扯的,我跟你又不熟。”

    在这么多夫人名媛面前,宋冬娘冷冰冰而又稍显大声的拒绝,就让秦牧面子挂不住了,可为了撑场面,仍然拉着她的手,挤出笑容:“宋四小姐,咱们不要这么开玩笑嘛。我是做错了,对不起,我跟你道歉,你大人有大量,就别跟我计较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牧放低姿态,做小伏低,就是想着众目睽睽之下,为了名声着想,宋冬娘也不会不搭理自己的。不然,别人会想,这宋四小姐怎么这么小气,明明秦小姐都低声认错了,她怎么还斤斤计较?

    可惜了,秦牧没料到,宋冬娘是个粗神经的人,心思哪里有这么深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啊?我没听懂。你做错什么了?干嘛跟我道歉?好奇怪啊!”宋冬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秦牧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看向秦牧,带着审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牧呵呵笑了笑,脸上现出尴尬:“宋四小姐,我真的诚心道歉了,你别这么计较嘛。虽然你定了门好亲事,马上就要高嫁了,可之前你不是还想跟我表哥在一起的吗?还让我说项来着,没能成,你也别怪我啊?也幸好没成,不然你可哪来的好亲事啊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好似宋冬娘到处与人相看,还有私相授受的嫌疑。

    宋冬娘的暴脾气哪里忍得住?马上就骂了起来:“你啥意思!谁看上你表哥了?你表哥哪颗葱啊?”

    秦牧瞪大了眼睛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:“啊?你都不记得我表哥了?我表哥是张玉啊!你都忘了啊?”才刚感叹完,又立即恍然大悟,“哦,也是,你现在都定了飙骑大将军的亲事了,哪里还记得前尘往事了?”

    这可是赤裸裸在说她水性杨花了。

    宋冬娘真是怒了,叉着腰呵斥:“你!你!胡说八道!什么张玉,我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宋冬娘只会嚷嚷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众人本就眼红他们宋家结了好几门好亲事,有这八卦都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宋冬娘听得恼羞成怒,秦牧还在添油加醋,她不善唇舌,辩解又不知从何说起,红着脸气哄哄的,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夫人听得下人来报,也赶紧冲了过来,看到眼前的情景,气不打一处来,拉了自家女儿的手,把她护在身后,“秦家姑娘!你莫要血口喷人!当初,我是相看了张玉,觉得他不错,岂料你们张家临时换人,换成了袁湘儿!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!你们倒是恶人先告状,颠倒黑白来了!袁小姐,你自己说句公道话,你和张家公子是不是早早就定了亲?跟我家冬娘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原来,袁湘儿是张玉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众人又把目光聚集到了袁湘儿身上。

    袁湘儿张了张嘴正要说话,却被秦牧抢了白,“袁湘儿确实是表哥的未婚妻不错。不过,那都是没跟你们家谈妥才退而求其次的。湘儿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把袁湘儿说成是候补的,任谁都不高兴。可袁湘儿却是说道:“嗯,确实是宋家的婚事不成了才跟我订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听,听听,是不是宋家见利忘义了?一女许多人,宋家到底怎么想的?”得了袁湘儿的肯定,秦牧更加得意了。

    宋夫人气得肺都要炸了,嚷嚷道:“你胡说!有本事叫张夫人过来跟我对峙!你这么个丫头片子,说这些事算什么玩意儿啊!”

    秦牧嘴角翘了翘,“哼,宋夫人,你还好意思对峙?你自己就行为不端正。都定了亲的人,还到处带着参加宴席,难道不是打着骑驴找马的心思?”

    这话可真戳中宋夫人的小心思了,脸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常羡的岳母骑驴找马了?难道我堂堂飙骑大将军是驴?”

    正当宋家母女尴尬气恼之时,常羡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常将军!”宋夫人和宋冬娘同时叫了起来,只不过一个是惊讶,一个是惊喜。

    常羡几步走到宋冬娘面前,“冬娘,我知道你是想要快速成长起来,做个好妻子,但是,我不想你这么辛苦。你就保持原来的样子就好,想干吗就干吗,不要勉强自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如此贴心的话,让宋冬娘差点流出泪来,“常将军,我,我,就想做个好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!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了,咱俩情投意合,可是比什么都重要,听着,以后不要再来参加乱七八糟的宴席了。”

    宋冬娘听话的点了点头,要不是在胡家,她都想扑到常羡怀里了。

    安抚完小未婚妻,常羡又说道:“宋夫人,多谢你对冬娘的调教,不过,以后就不必了,我到了边疆,也没这么多交际,冬娘就呆在家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夫人应着好,心里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秀恩爱,方才秦牧和袁湘儿说的话就不攻自破了,而且,胡大人亲自陪着过来的,看到居然有人敢在自己宴席上说三道四,让自家宴席被常羡说成乱七八糟的宴席,气得不行,私下责怪了胡夫人,下了令不再让张家和袁家人上门了。而胡夫人自然是很气恼,对外说了张家和袁家不少坏话,导致秦牧的亲事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后来,又传出,秦牧居然和自家表哥张玉有了首尾,把袁家气得不行,压着不让秦牧进门,最后还是秦家上门求了情,才同意让秦牧进门做了个贵妾。

    再后来出门,秦牧和袁湘儿地位和气势掉了个个,当然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等回了宋家,宋老爷听说了事情经过,把宋夫人大大训斥了一番,还关了她的紧闭。

    而宋夫人呢,经了这次,也真是害怕了,不敢再投机取巧,就怕偷鸡不成反被蚀把米,再说了,常羡确实对宋冬娘上心,宋冬娘也喜欢常羡,如此两情相悦,又何必非要拆散呢?

    宋夫人也算是想开了,也就不再折腾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两家就正式把定亲流程走完了。又因为宋冬娘还小,便定了两年之后再出嫁。

    女儿们的亲事都齐整了,宋家二老也放了心,便要离开京城,一来是家里生意不能离开太久,二来翻过年,又该是宋秋娘出嫁了。

    宋春娘和宋夏娘对二老依依不舍,都到码头上亲自送行。

    宋夏娘已经是四个多月的身孕,已经显怀了,张姨娘很是不放心,一再叮嘱。

    宋夏娘静静听着,以前总觉得姨娘唠叨,现在却是非常感动。

    也许,是因为即将要为人母亲,才会知晓做娘的对孩子的牵挂吧。

    宋春娘也是被宋夫人念叨着,不外乎是让她抓住莫天的心,抓紧时间生个孩子。

    宋春娘便附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话,宋夫人脸上顿时乐开了花,“真的?可是做了准?”

    宋春娘点头,“刚诊出来,已经一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太好了,可真是菩萨保佑。”宋夫人兴奋得双手合十,“你也真是的,都有身子了,还出来送行!要是风吹着了,生病了可咋办?”

    宋夫人忍不住责怪。

    宋春娘笑着说道:“母亲,我穿这么多,不会有事的,再说了,你们这一走,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,我怎么能不来送行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宋夫人神秘兮兮说道:“春娘,我和你爹商量好了,等把秋娘亲事办完,就举家迁过来,到时候咱们一家就在京城了!”

    这可是个大好消息啊!

    宋春娘喜出望外,“真的?这是何时定下来的?怎么不提前说?”

    “也是这两天才定下来的。你和夏娘都嫁到京城,以后冬娘也会留在京城,我们不想离你们太远了,再加上金宝来这里读书会有更多机会,你爹这才狠了心要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消息,本来离别的愁绪冲淡了许多,看着船儿渐渐远去,宋春娘也不再感到孤独,有莫天陪着,有肚子里的孩子,还有爹娘和妹妹们,原本对于她而言平淡无味的生活,一下子就丰富起来,叫人如何不期盼呢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