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大结局

MOMO小狐狸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啦啦文学网 www.lalawx.com,最快更新末世重生之男神归来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黎震就派人送来消息,说是杜安平不但跟倭人勾结,还主动找上黎家,想要跟黎家合作,一起铲除薛家和高家。

    黎震准备将计就计,答应他的要求,然后具体看看他跟倭人到底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这一看,可不得了!

    倭人不知用什么办法从丧尸身上提炼出一种药物,少数异能者服下之后,便能指挥丧尸。当然,大多数服下这种药物的人会直接变成丧尸。目前,只有一名倭人成功了。

    但是,杜安平和倭人现在都已经疯了,他们居然开始圈养丧尸,想要组建一支丧尸军队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柯成朗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是阴沉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上辈子那次大战。那时候倭人的丧尸大军已经成型,而且十分厉害,两方对战中,他们牺牲无数。最后,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他们才不得不让贺天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而这辈子,柯成朗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倭人泯灭人性的计划,必须被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众人简单商议过之后决定,立即动手。

    当晚,杜安平包下了基地最好的酒楼,宴请黎家目前的当家人黎震,庆祝他们结为同盟。

    在场的,也包括了目前倭人在京城基地的负责人,宫本一郎和他的得力助手山田。

    “黎上将可真是年轻有为啊!”宫本笑着向黎震举起了酒杯,“来,我敬黎上将一杯!”

    黎震轻笑一声,然后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,咱们就该商量一下对付高薛两家的具体方案了!”杜安平现在一心一意只想着报仇,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黎震放下酒杯,看着杜安平笑道,“杜叔不如先说说你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杜安平立马道,“我的想法是这样的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有人急匆匆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杜安平一看,却是他的管家。

    顿时脸色一沉,“你进来干什么?没看见我正跟人谈事吗?”

    管家却顾不得那么多,满脸惊色地道,“老爷,不好了!那高家少爷带人将咱们杜家大宅给包围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杜安平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气得浑身发抖,“他高家凭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高家少爷说我们杜家圈养丧尸,想要与全人类为敌——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宫本心里顿时一沉,“那我们的丧尸大军呢?”

    管家哭丧着脸道,“已经被高少爷带去的人尽数歼灭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井上君人呢?”山田立马接口问道。井上正是那个能够指挥丧尸大军的人,同时也是山田的爱人。

    “井上君,井上君被他们抓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救他!”山田急得不行,说完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山田君!”宫本一郎立马拉住了他,“你一个人要如何从那些人手上救人?此事,还得从长计议!来人啊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,却没有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进来的时候,外面没有任何人啊!”管家这时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宫本和杜安平对视一眼,然后同时看向了黎震。

    黎震嘴角一勾,端起酒杯小啜一口,“不错,你们带来的人都被我控制住了!”

    “黎震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杜安平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黎震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,“勾结倭寇,圈养丧尸,你这种投敌叛国之人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黎震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随着“砰——”地一声枪响,杜安平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同时,黎震的异能小队尽数出动,进来将宫本一郎和山田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黎上将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,就能困住我?”宫本看着黎震,脸上流露出很是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黎震笑了笑,“我当然知道宫本先生的精神异能很厉害。不过,你们现在只有两个人,而你们的异能总有耗尽的时候。而我们这边的人,却是你们的无数倍!”

    人海战术!

    宫本咬了咬牙,“黎上将,原本你都答应与我们合作了,现在却出尔反尔,未免也太不够君子了?”

    黎震的笑容很是灿烂,“面对君子的时候,我当然是君子。可是面对小人的时候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黎震就感觉到自己的头撕心裂肺地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宫本已经开始对他使用精神异能了。

    黎震抱着头坐在地上,看着他异能小队的人全部自己人打起了自己人来,混战一片。

    而宫本和山田,则在一旁笑容满面地看好戏。

    M的,这宫本的精神异能居然如此厉害!黎震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轻敌了。

    而山田,就在这个时候伸出了他的长指甲对准黎震的胸膛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黎震想要躲闪,想要还击,却完全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一个冰刃飞速地砍向了山田的手腕。

    待山田意识到不对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他的手,被冰刃硬生生地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只长着长长指甲的手就那样血淋淋地落到了地上,看上去让人触目惊心,而那些长指甲,正在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慢慢变短,直到短得跟正常指甲一样长。

    而被砍掉一只手的山田,又痛又气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宫本见山田的手背砍断,也急了,这一份心,精神力立马崩溃。

    莫云趁此机会,对他展开了强烈的精神攻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薛诺跟贺天两人也对宫本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宫本□□乏术。很快,就被打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而柯成朗,则专心对付山田。

    山田虽然有飞翔异能,但此时在屋内,这个异能根本用不上。

    而且,刚刚失去了一只手的他,心理和身理上都痛苦不堪,对上原本就比他要强的柯成朗,根本无力招架,很快就被柯成朗一个冰刃刺进了心脏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宫本见自己的得力助手山田都死了,心知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不想束手就擒,反而拼尽所有,利用仅剩的精神力对在场人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莫云第一个遭到了反噬,当即就被呛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莫云——”贺天立马过去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很快,宫本的精神攻击就分散道了各人身上。

    薛诺见此情形,连忙集中精力进入空间,想要激发空间的吞噬能力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全部被宫本的精神力控制,唯有柯成朗还在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终于,薛诺感觉到了自己空间的变化,然后径直朝宫本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薛诺冲向自己,宫本在心里冷笑一声,还真有不怕死的人!

    正当当准备对薛诺发起攻击的时候,薛诺已经伸出手接触到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瞬间,宫本感觉自己像被掏空了一般,力气全无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睁得大大的,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薛诺。

    薛诺却不理会他,再次发力。

    宫本至死都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所以死不瞑目,双眼圆睁。

    宫本一死,精神攻击自然也就消失了,在场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,黎震的异能小队,看向薛诺的眼神里都带着些许惊恐。

    黎震看了薛诺一眼,心里有些猜测。

    然后,就冷着脸对手下的异能小队说了句,“今天的事,不准说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异能小队的人自然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没多久,高杨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,杜家那些负隅顽抗的人被一网打尽,剩下的人则表示愿意投靠黎家。

    一切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“这地盘,你们想要怎么分?”黎震问。

    柯成朗和薛诺对视一眼,然后笑了,“我们只想要一架飞机!”

    黎震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柯成朗笑道,“我和诺诺跟高杨他们早就商量好了,等这件事处理完之后,就去重庆。所以,京城基地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黎震的心,顿时就紧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他才说了句,“也好!”

    得知高少爷会离开,一直默默暗恋他的黎衡为他准备了一件礼物。

    高少爷嘚瑟得不行,一个劲儿在祁夜面前显摆。

    “瞧,喜欢少爷我的人可是多得不行!”

    祁夜什么也没说,当天晚上,直接用行动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高少爷根本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飞机,黎震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。要带的人和物,之前也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所以,祁夜直接将高少爷打横一抱。

    厚脸皮如高杨,被人这样公主抱,也难免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祁夜根本不理他,上了飞机,才轻轻地将他放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——”座位太硬,高杨立马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祁夜连忙又去给他找了床毛毯垫着,高杨这才好受些。

    而一边的薛诺跟莫云他们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欢快的气氛中,一行人踏上了他们去往重庆的旅途。

    跟上辈子一样,钟锋将定居点选在了大学城,这里离城远,末世爆发的时候正值暑假,所以丧尸也不多,房屋建筑都还保持完好。

    柯成朗和薛诺他们到达的时候,这里的基地已经初具雏形。

    果然如柯成朗所料,再大的灾难之后都会有人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钟锋他们到这里开始建设基地之后,就陆续有人前来投奔。

    钟锋为人大方,处事公正,最重要的是他尊重普通人类,也尊重女人。在他看来,普通人类和异能者是一样的,只是分工不同。女人的存在,也不仅仅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    眼看着基地里的人越来越多,柯成朗和薛诺心里也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他们重生而来,想要改变的事情很多,很多。

    唯独这个基地,他们从未想过改变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“末世桃源”逐渐成型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努力下,不到一个月时间,重庆基地初步建设完成。

    经过商议之后,基地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。

    柯成朗和薛诺提议将基地取名为“末世桃源”。

    众人无异议。

    同一天,周倪佳临盆了。并且如愿生下一个女人,取名钟佳贝。

    龙渊对小贝贝喜欢得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看来,小贝贝就跟他死去的妈妈肚子里那个妹妹是一样的,是他心灵上的寄托与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