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艺夕卒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啦啦文学网 www.lalawx.com,最快更新两世诺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

    小天倒是无所谓,这样的经历也挺新鲜的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圆盘之上,就是拉屎的时候有点危险。临芜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,东、西城墙沿河岸弯曲而建,有门十一座,其中小城城门五座:南门两座,东、西、北门各一座;大城城门六座:南、北门各两座,东、西门各一座。

    西墙附近与西墙平行的南北道路,南通小城北门,这里是官府与达官贵人们所在之地。而外面的大城,是百姓们与工匠商旅所在。萧靖南和小天便是进入这大城部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从西边来,进的是此城西大门。西门大道,长足有两百丈,宽五六丈,两边都是商铺,各色商品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大道向南通小城那条路,虽不比大道繁盛,却也有众多商铺。此处因通往达官贵人之所,街边所卖商品,却还更加名贵三分。

    萧靖南进了城,就带着小天径直往西门大道上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客栈去。在这要下两间房后,立刻带小天往街上去采办物品。

   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把吃喝给解决,萧靖南买了一包干粮和一些干肉,又买了几只皮带装水。随后他带着小天,拐进一个小胡同,把这些东西袖摆一抚之下,竟全都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天看了惊讶之极,看他这一脸呆样,萧靖南便拿出一只小袋子解释到:

    “这叫物品袋,可以把东西缩小放进去,等你以后能使用灵力了,就可以用这个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,心中对修仙之路不禁又多了一分向往。这个东西也太方便了,轻轻松松就能装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萧靖南又带小天到了一处裁缝店,老板一看小天这一身破烂,便知是要为他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要为这位小公子做衣裳?”老板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给他来一身现成的衣服,有鞋子的话再来双鞋。”萧靖南说话也不客气,就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这好衣服还是得现做的,要不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穿着差不多就行,尽量拿好的来,我今日就要走。”萧靖南拿出一个大银锭,往做衣服的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本店有几件上好的衣服鞋帽,这便拿来,只要稍一修改便可,客官稍等个一时半刻便可。”老板一看到钱,立马不说废话,招呼伙计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萧靖南略一点头,对着小天说:

    “为师还有些东西要买,你在这做完衣服,自己回客栈吧,若有其他需要的东西,也可自己去买,晚上之前要回到客栈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了些银两给小天。说起来,这萧靖南出手还真是阔绰,之前在城外客栈给小天的银两,就远远多过所需,小天拿回来他也没要,如今又拿了这一大笔钱。小天可真是从来没见过,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钱,如今都在自己怀里放着,不禁喜上心来。

    做完衣服出了店,小天本欲在城中游览一番,脑中却有一个声音传出,要他待在客栈里,不要一个人乱走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周围明明没有人,却一直能听到人说话。在自己上次长睡一觉后也发生过这种事,一直有个声音要自己在家里旧书里找天书,然后就真找到了两卷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看来照这个声音的提醒应该是没错的,小孩子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确实有点危险,上次让找天书也真的找到了。打定主意后,小天就立刻回了客栈,就一直等萧靖南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卷天书,自己是完全读不懂的,不过既然已经拜萧靖南为师,或许向他请教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再出门,午饭和晚饭也是要在客栈吃的,这家客栈规模比昨天的大,酒菜也要好的多。当然小天是不喝酒的,他点了不少从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昨天为止还在家中一日甚至只能两餐,现在却能吃着以前一辈子不敢奢望的美味佳肴,小天心中感慨万千,直觉得这两日犹如在梦境中一般。

    萧靖南直到天黑才回来,这期间小天一直在房中研究那两本天书。一见师父回来,小天就把天书拿给萧靖南看,虽然只相处了一天,他现在却已经对这位出手阔绰的师父十分信任了。

    可萧靖南只略一翻这两卷天书,就把它们还给小天,仿佛这只是些常见的东西,并非什么珍贵的天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卷书都是功法秘籍,虽不知你从哪得到这些的,但这只是修仙界非常普通的功法。这几天先赶路,等回到师门,为师再正式教你修炼。到时你可自行选择所修功法,这两本,为师却是不怎么推荐的。”萧靖南略一安排,就让小天回房休息,明日一早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听了萧靖南的说明,小天心里有些失落。这两卷天书,小天把它们视作莫大的机缘,本以为是参悟了就能上天入地、无所不能的,没想到竟不过是些平凡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坏的,既然是被专门提醒下找到的天书,想必有其独特之处。并且根据自己多出来的前世记忆,如果真是异常珍贵之物,刚才的情况说不定凶险万分的,那可真真的是小孩抱金了。好一点的,师父把东西没收了;一个搞不好,甚至会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并没多大年纪,却知道非常多的东西,有过很多的经历。据师父说,转世轮回什么的都只是传说而已,就算真有转世,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了。即使再强大的修仙者,死了以后也没见其转世再出现,要不修仙者们也不会追求什么飞升了,不停的轮回就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再度出发,出了城走了数里远,萧靖南才再度放出那个圆盘开始飞行,直向宗门所在的青鳌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路上没再休息。萧靖南丢给小天一条毯子,再每天把食物和水拿一份出来,就这么一直不停地飞行。萧靖南自己是不吃也不喝的,在赶路期间他也不睡。